Search
  • Fiona Ding

93场面试,44个公司,5个offer -- 新冠疫情期间被裁员之后,我都经历了什么 (Part 5 - 谈判)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但是我们的VP觉得上次面试的时候没能够考察清楚一些方面,所以希望再跟你约一轮一对一的面试。“


啥???


既不是offer,也不是拒信,而是增加一轮面试的通知。我心里老大的不乐意,“你上次面我的时候干嘛来着?” 作为一个名声不小规模也不小的公司,这样可不太专业吧!但是演技在线的我,还是用开心的声音答应了。毕竟,一个offer都没有,我又哪来的资本挑三拣四呢。


面试约在了第七周。这是我给自己的最后一周时间了。除了这一轮多出来的面试之外,我还有9轮跟其他公司的面试。这第七周的每一天的每一刻,我都在暗暗祈祷好消息从天上掉下来,掉进我的收件箱里。


星期一下班之前,我收到了一个HR的邮件,跟我约电话。第二天早上,在结束了两轮面试之后,我准时接到了她的电话。她的声音听起来一如既往地愉快,对我说,我们决定要给你offer了!


!!!!


我的第一个offer终于来了!


接下来她解释了offer的内容,包括基本工资和期权。之前没有在计划上市的创业公司工作过的我,对期权一无所知。放下电话,我开始上网搜索以及跟朋友打听。计算方法和兑现规则是很容易查的。困难的是,如何估计这些期权的实际价值?按公司的现有估值,似乎是不合理的,因为这类创业公司追求的快速增长可能会让仅仅几年以后的价值翻几倍。但是又该按几倍算呢?并不是所有的创业公司都能上市或者被收购,也无法预测上市或者收购时公司的估值。我和公司的VP Finance约了个电话,希望他能给我更多的信息。


然而公司只给了我很短的时间做决定。本来想象中,我会有两周的时间等其他公司的结果,再从中选择一个最满意的。但是HR的电话中却说,由于星期五是个假日,希望我能在周四之前个一个答复。


只有两天??


不,两天的时间是绝对不够的。我也知道这个时间远远低于行业的平均值,应该有一些商量的余地。然而商量之后,HR只把时间延长到下个星期一 ---- 第八周的星期一。我说好,那我们下个星期一再聊。心里却想着,我说星期一聊,并没有答应星期一做决定哦。拖延战术,用起来!


第七周的后半部分很平静--因为星期五的假日,很多人提前休假了,所以没有安排特别多的面试。我继续完成了几个公司的面试,有的是第一轮,有的是第二轮,有的是最终轮。到了星期四下班的时候,依然没有其他的offer进来。于是我想,如果下周一再没有消息的话,就签了这一家吧。他们的产品方向,团队氛围都是我喜欢的,但最大的亮点是设计主管。从正面和侧面对他的了解让我感到,他很擅长抽象思维和语言表达,同时又对手下人的成长极度重视。人人都说,找工作,好老板比什么都重要。我过去的经历也让我对此深信不疑。如果跟着这样一个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主管工作,能差到哪去?


时间很快到了第八周的星期一。中午,我和公司的HR通了电话。虽然我手里还是没有别的offer,但无论如何应该为自己争取更高的酬劳。我讲了讲公司开出的薪酬和我的期望值之间的差距,HR说她会回去和团队再商量一下。就这样,我又多争取了一些时间。


这个中午的电话,用的是我跟一个公司最终轮面试中间的午休时间。自从开始密集地面试,我的白天常常是这样的。来不及吃饭,最多不过是趁上个面试结束,下一个还没开始,啃块饼干充饥。好在一切就要结束了。


星期二,又是另一个公司的最终轮面试。我忙着准备各种面试的问题,没太多心思去想跟HR的谈判。谁知道,在下班的时候,我接连收到了两个公司的邮件,表示愿意给我offer!太好了!我终于不是没人要的疫情期间清仓设计师了!!在这给自己的时限内的最后一周,形势终于有了逆转。我能够按照自己想要的选择去处,而不必觉得被迫去接受唯一的选择了。我的精神一下子放松了不少,因为知道即使跟其中一家谈判薪酬谈崩了,也不会落到没有工作的境地了。


接下来的24小时里,我开始了密集的薪酬谈判。我把拿到三个offer的消息透露给了全部三家公司,对他们说,每一个机会都非常好,这是个艰难的决定,但是如果你们薪酬可以涨一些,会让我的决定变得容易。这确实是我的真心话。三个机会,各有利弊,风险也都不小。如果最后工资给的都差不多,我要怎么选?


其实这时候,我还没有结束所有的最终轮面试。就在这一周之内,我还有几个其他的面试。但是因为签证时间的限制,我对它们已经不抱希望。我在心里权衡着,打算接受这三个offer中的一个。毕竟,保住签证,是第一重要并且紧急的事情。至于到底选哪一个,我却拿不定主意,四处去问朋友的意见。该选为手下规划成长计划的主管,还是会放手让我负责内部设计战略的主管?来自有经验的产品经理的清晰设计需求,还是帮助产品经历一起定义产品方向的机会?高风险高回报的期权,还是实在的股票?单一但是创新的产品,还是年头久远但是类型丰富的产品线?


除了问朋友们,我还和这些公司的主管还有团队成员分别约了视频聊天。在拿到口头offer之后,这一轮的聊天就变成了我对他们提问,看看到底工作风格和文化是不是适合我。这是我之前几年求职的时候从没做过的事情。不过公司好像都觉得这很正常,而且鼓励我这样做。他们也希望决定接offer的人真的能在这个环境里好好发展,而不是入职几个月发现不合适又走掉。所以前期的了解,越充分越好。这也能显示我作为一个求职者,对工作是有热情,有想法的,而不是只把它当作赚钱的工具。


聊着聊着,就到了第八周的星期四下午。我完成了这一周所有的额外面试,却没指望能从它们那里拿到好的offer,只不过是想要一个完结。这一天结束的时候,我做好了决定,要去第一个发offer的那家公司了。


我以为选择题的完成可以让我从纠结的状态中解脱出来,开始期待新公司的入职。奇怪的是,并没有。我惊奇地发现,做完决定的自己,一点也不开心。我没有因为在签证过期之前找到了工作而感到放松,也没有因为即将开始的新工作而感到雀跃。事实上,我的心情比面试的时候,甚至比得知裁员的时候,还要糟糕。这是怎么搞的??


我问自己,为什么。内心回答说,可能是因为谈判的过程让我不舒服吧。在告诉面试的公司我有几个offer在挑之后,其他公司一般都会做出或多或少的让步,把薪酬往上调一调。可是这一家公司,即便我谈了好几轮,也几乎没有改变一开始提出的薪酬。而在职位级别上,也比我期望的要低一级。公司说,面试团队觉得我的能力在两个级别之间,按照公司政策要按低的级别招进来,如果6个月后表现突出可以升职。这些都让我觉得,这家公司对我并没有特别认可。再加上期权和移民身份的风险,在最坏的情形里,这份工作还不如上一份。可是,人不是应该往上走的吗?这么大的风险冒得值吗?


默默地,我在心里问,我选错了吗?


--------


就在我和自己过不去的时候,转机出现了。


星期五就快要下班的时候,我收到一封邮件。发邮件的公司,我星期四刚结束跟他们的面试,并没有期望能拿到满意的offer。更何况,已经到了我给自己的时限。


我打开邮件, 看到HR说,感谢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最终轮的面试!下周一方不方便打个电话?还有,我不想让你在不确定的等待中度过整个周末,所以要告诉你个好消息 -- 我们决定要给你offer了!


我心想,估计是跟我之前一样的级别,那内部选组还要很久,我的签证是等不及的。于是我回复了自己周一可以打电话的时间,并且问道:能透露一下大概是什么级别,和什么样的组吗?


HR很快回复说,本来想星期一再聊的,但是好消息一次都告诉你算了。我们打算给你senior级别!


我差点从椅子上蹦下来,右手捂住张开的嘴,心开始砰砰跳。居然给了我比预期的还高一级的职位!天呐!!


这家公司的设计在行业里口碑一直非常好。能拿到他家这个级别的offer,突然让我感觉到了巨大的肯定。我奔去窗口,看着外面空旷的街道,感到喜悦要从胃里面腾起来,随着每一次吸气化成一团云雾,把我的整个脑袋包裹在里面。我做到了。我认为自己可以胜任这个级别的工作,果然没有错。


啊,那一刻阳光好美。连外面的路牌反射着的都是金色的奖赏。整个周末,我就像一只年幼的兔子,蹦跶在自己亢奋的情绪里。


--------


于是我就为了这个offer,把本来自己定好的时限又推迟了一周。更没料到的是,几天之后,我就又收到了一个offer,来自另一个行业顶尖的公司,同样是senior级别。作为一个长年自信缺失的人,在拿到这两个高级别的offer之后,我终于感到了自己的价值在闪闪发光。之前的一年中,自己心里想要争取这个级别,却暗暗觉得能力未必能完全胜任,要努力踮脚才够得到。而这次的两个offer到手之后,我的心情变成了笃定,好像信任大公司的招聘质量胜过信任我自己。终于,我对自己说,做这个级别的工作,我可以的。


最后的故事,就是在这两个公司之间谈判薪酬,然后签下最终的offer了。最迟来的两个,完全超越了之前的三个offer。好惊险!我想。如果我直接答应了前三个中的一个,而没有完成其他的面试,不光错过了大好的机会,恐怕之后几年我都会觉得自己能力还达不到senior。若不是最后这两个offer的到来,我差点要以为上一份工作,就是我近几年事业的巅峰了呢。一份工作的级别高低可能没那么重要,但是影响了对自己的认知,却会是大灾难。还好,我没有早早放弃。还好,我知道自己是个常常低估自己的人。看自己觉得好像能行,看机会又觉得不是我的,每天活在这样的矛盾里,也着实需要几个好的offer来鼓舞一下士气。


--------


再后来,我签了offer,律师开始了签证材料的准备。公司叫我填了一堆表格,然后给我寄来了两箱‘战利品’:印着公司Logo的马克杯,帽衫,还有购物袋。看着白底灰字,我心想,新的挑战要开始了。


如今,在家悠闲地等着入职的我,除了写这篇总结,日子的节奏慢到停滞。整理整理厨房和衣柜,看看剧,看看书,在网上买买之前没舍得的东西犒赏自己。之后的几个星期,跳舞健身要重新捡起来,因为面试半途丢掉的手绘课也要完成。等真的开始工作了,大概会很忙吧。


故事讲到这里也就该完结了。但愿这些我心里的挣扎,起伏,分享出来,能给别人带来或是慰藉,或是启发。在境遇不那么顺心的时候,我们都需要点起性格里坚韧的那部分火苗,撑到好消息的到来。而好消息总是会到来的。


鞠躬。

56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93场面试,44个公司,5个offer -- 新冠疫情期间被裁员之后,我都经历了什么 (Part 4 - 面试)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品集做好了,是不是就完全准备好了去应战作品集面试了?不不不,完全没有。材料准备好了,不代表当场能讲好。如果没有练习过演示的时候怎么讲,像我这样临场语言应变能力短板的人,就会整段垮掉。当然啦,讲还是讲得完,没有那么糟糕,但是想出彩是不可能的。 于是我分别跟不同的朋友约好时间,模拟面试。用一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先共享屏幕,按照正式面试的规则讲一遍我的作品集。

93场面试,44个公司,5个offer -- 新冠疫情期间被裁员之后,我都经历了什么 (Part 3 - 作品集)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品集大概是设计师求职最重要的武器了吧。 我是个喜欢先做计划,再开始做事的人。在下手之前,我希望有个完整的规划。这样别人看完我的作品集,才能感觉到 ‘我’ 这个设计师的形象是清晰鲜明的,没有前后矛盾的,这样会给人留下深一点的印象。 作品集规划的第一步,是想清楚要放哪些项目。这个问题,来来回回,我听无数的设计师问过。现在到了寻找自己的答案的时候了。于是我把过

93场面试,44个公司,5个offer -- 新冠疫情期间被裁员之后,我都经历了什么 (Part 2 - 灵魂拷问)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上次说到通知裁员第二天,我已经约到了好几个面试。可是光高兴不行。得意得太早,怕竹篮打水一场空。我迅速地行动起来。第一件事是开了个Spreadsheet来track跟所有公司的面试进度和待办事项, 不然太容易忘了。 我的spreadsheet里除了公司名字之外,还有这些信息: • 联系渠道(Linkedin,邮箱还是别的平台) • 联系人名字和职位 (方便我

© 2020 by Fiona (Muyao) D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