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Fiona Ding

93场面试,44个公司,5个offer -- 新冠疫情期间被裁员之后,我都经历了什么 (Part 1 - 裁员重磅)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2020年5月18日早上5点,我从噩梦中惊醒过来, 立刻翻身抓起手机,打开Email。


我在等裁员的邮件。


--------


公司打算大规模裁员的传言早在几个星期之前就得到了高层的证实。考虑到公布财报的日子,不同办公室的时区和公司惯有的日程,宣布裁员结果最可能的便是这一天。5月18日,星期一。在那之前,从经理到总监都没能得到确切的消息。每个人,都在惴惴不安地等待着。


这已经不是公司的第一次大规模裁员了。就在8个月前,我们部门刚刚经历一波裁员,而我当时所在的6人团队被砍得只剩我一个。团队负责的工作量没有降低,我只能排出优先级,一个一个地解决,留下一堆嗷嗷待哺的需求在Backlog里。


其他组也是差不多的情形。很明显,现存的人手已经不足以满足业务的需求。这次裁员不会再波及我们部门,是一个很说得通的推测。我这样想着。有什么理由能够支持继续裁掉我们部门的人呢?除非,公司觉得这项业务不再需要我们部门的支持,而决定辞退整个组。在大幅削减成本的压力下,这也并非不可能。


亲眼见到上一次同事们如何被要求在4个小时之内离职的我,已经做好了被辞退的心理准备。我开始利用周末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更新简历和自我介绍。繁重的项目压力给不了我更多的时间去准备。在这之前,我刚刚和各个提需求的组协调,把自己的工作量从200%降到了120%。我决定把手上的工作完成好,直到结果出炉的那一天。


--------


在那个噩梦里,我参加了一次组会,会上宣布了我们整个组将被裁撤的消息。5点钟从组会的梦中惊醒之后,我发现手机的收件箱依然安安静静,没有任何消息。于是我躺回枕头上,试图再次睡去。


再醒来的时候是8点整。和三个小时前一样,我又打开了手机的收件箱。这一次,我看到一封来自CEO的邮件躺在那里。邮件很长,我读了第一段,回到开头又重新读了一遍,感觉周围漂浮的尘埃都安静地落到了地面上。是的,我被辞退了。


半个小时后,我发了一张图片到朋友圈。图片是我之前手绘课设计的表情,也代表那一刻的心情。


“行吧”


--------


之后的八个小时里,我好像完成了很多事情。在看到邮件之后,虽然还很困,但我也没心思再睡,赶快爬起来等着HR的离职谈话出现在日程表上。邮箱和Slack渐渐变得热闹起来,全是得到裁员通知的同事们的告别。幸运的是,我们组大部分其他人是安全的。除了确认都有哪些认识的人被辞退之外,我开始在电脑上Slack发消息给正在进行中的项目的团队,告诉他们这个结果,同时又拿着手机在微信上联系之前被辞退的同事,打听公司账号注销和转移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


我还真的参加了中午的组会。组会变成了和即将离职的组员的告别会。大部分人的情绪很低落,有人哭了。


但是我的心里一点儿波澜都没有。没有愤怒,没有失落,没有悲伤,没有沮丧。一整个早上, 我都觉得有点搞笑。心态就像一个吃瓜群众,恨不得马上串门儿去三姑二大爷那儿八卦 ‘你猜怎么着...', 完全没觉得这瓜是自己的。


可能我为这一刻做了太多的心理建设。确认了自己会被辞退之后,我反而觉得轻松了 -- 终于有时间好好完成正上到一半的网上手绘课的作业,并且不用熬夜了!


后来证明,这个想法有些天真了。


--------


跟HR的离职谈话结束以后, 我先睡了个午觉,拯救因为醒的太早而蔫掉的脑子。心满意足地醒来之后,我开始处理自己的工作账号和文件。慢慢地,一丝焦虑的影子爬了上来,若有若无。6点以后,大家都下班了,我看了看窗外,抓起口罩出了门。


我是去附近的高端超市买水果的。第一次被辞退,还是在经济不景气的疫情期间,标志着人生里的重要一天。我觉得,该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庆祝这不可多得的人生经历。于是之前觉得有点贵没舍得买的水果,统统进了我的购物篮,还顺手拣了三听酒。把七十多刀的购物小票塞进衣袋,我提着战利品溜溜达达地走回了家。


我可不是打算买醉的。这一天晚上,我的计划是享受一顿水果大餐,然后去把当天网上手绘课的作业画完。


--------


5月19日,星期二,得知裁员第二天。


公司够意思地在对外公布裁员消息地同时,建了个裁员名单网页。被辞退的人可以自愿把信息放上去,以便猎头来联系。这么好的让公司替我背书的机会,我当然不能错过,第一时间把自己联系方式提交 上去了。虽然不知道有多少猎头和主管会看到这个网页,但是对急需下一份工作来维持签证身份的我来说,任何一点点的帮助都是好的。


我同时也把自己Linkedin的主页改成了正在求职的状态。虽然根据我两年前找工作的经验,这帮不上什么大忙。不过,反正这些小事不花什么时间。不是说有枣没枣,也要打一杆子嘛。


万万没想到,我严重低估了这份工作的公司带来的光环和人脉效应。5月19日到20日,Linkedin消息和邮件劈头盖脸地砸进来。我数了数,就这两天时间, 有29家公司主动联系了我。我的天呐,回信息回不过来的同时,我偷偷地信心爆棚了!疫情期间再不好找工作,我也不担心身份失效之前签不到offer了。


到5月20日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已经约到了7个电话面试了。心理活动如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冲啊!

22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93场面试,44个公司,5个offer -- 新冠疫情期间被裁员之后,我都经历了什么 (Part 5 - 谈判)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但是我们的VP觉得上次面试的时候没能够考察清楚一些方面,所以希望再跟你约一轮一对一的面试。“ 啥??? 既不是offer,也不是拒信,而是增加一轮面试的通知。我心里老大的不乐意,“你上次面我的时候干嘛来着?” 作为一个名声不小规模也不小的公司,这样可不太专业吧!但是演技在线的我,还是用开心的声音答应了。毕竟,一个offer都没有,我又哪来的资本挑三拣四呢

93场面试,44个公司,5个offer -- 新冠疫情期间被裁员之后,我都经历了什么 (Part 4 - 面试)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品集做好了,是不是就完全准备好了去应战作品集面试了?不不不,完全没有。材料准备好了,不代表当场能讲好。如果没有练习过演示的时候怎么讲,像我这样临场语言应变能力短板的人,就会整段垮掉。当然啦,讲还是讲得完,没有那么糟糕,但是想出彩是不可能的。 于是我分别跟不同的朋友约好时间,模拟面试。用一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先共享屏幕,按照正式面试的规则讲一遍我的作品集。

93场面试,44个公司,5个offer -- 新冠疫情期间被裁员之后,我都经历了什么 (Part 3 - 作品集)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品集大概是设计师求职最重要的武器了吧。 我是个喜欢先做计划,再开始做事的人。在下手之前,我希望有个完整的规划。这样别人看完我的作品集,才能感觉到 ‘我’ 这个设计师的形象是清晰鲜明的,没有前后矛盾的,这样会给人留下深一点的印象。 作品集规划的第一步,是想清楚要放哪些项目。这个问题,来来回回,我听无数的设计师问过。现在到了寻找自己的答案的时候了。于是我把过

© 2020 by Fiona (Muyao) Ding. All rights reserved.